中新网石家庄7月31日电 (郝烨 侠超凡)在美国纽约、洛杉矶、华盛顿和日本东京等地举行个人烙画展;作品被新加坡、美国、日本等7个国度和地域的博物馆珍藏……40余年间,郝友友漂洋过海,将烙画文化和中公民间风土民情带到海外,这位衷情于在木制品上创作的“守艺人”称,他一直有个信心,就是不能让烙画“断了根”。

图为郝友友的工作台。受访者供图

一块木板,一支烙笔。31日,走进郝友友位于河北石家庄的烙画工作室,这位67岁的烙画艺人正手拿炽热的烙笔,全神贯注地在木板上或轻或重慢慢刻画。笔尖与木板一经接触便发出“嗞嗞”声响,伴着缕缕青烟,木板上的立体轮廓逐渐浮现。

图为郝友友的烙画工作室。受访者供图

烙画古称“火针刺绣”,是一门传承了千年的艺术,烙制者以火为“墨”,手持烧热的特制烙笔,在物体上以炭化的水平烫出丰盛的层次与色调,奇特的绘制技能,让作品既坚持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写意作风,又到达了西洋画严谨的写实后果。

图为郝友友在创作中。受访者供图

灼灼笔意非一日之功。1975年,郝友友与烙画艺术结缘,便义无反顾地投身到烙画学习中,构思、选料、拓稿、熨烙、抛光……有着扎实绘画功底的郝友友从烙画基本技艺学起,自行探索,渐渐成才。

“烙画创作并非易事。”郝友友称,烙画讲求轻重缓急,深浅浓淡,一支“铁笔”在手,把持停留时光长短的同时,对创作者的功底和创意请求尤为严厉,“力道和机会都决议着画作的质量,否则功亏一篑”。

正是烙画对技艺程度近乎刻薄的请求,让许多人望而却步。早些年,烙画一度面临没有市场,找不到传承人的困境。

“烙画是一项生于民间、盛于民间的古老技艺,体现了劳动听民朴素而奇特的艺术审美,只有活下去,才干谈传承。”为此,郝友友在海内外广收学徒,他的手机上存有几千名烙画喜好者的微信,以便随时解答问题。如今,女儿及外孙也参加了传承行列。

不仅是传承,近年来,郝友友一直致力于摸索创新,“传统烙画以临摹水墨画为范本,画风较为僵化。”郝友友从绘画作风改进,将传统烙画的装潢风变为写实风,并选取木质细腻紧凑的椴木为画板,让烙画表示情势更加多样,花色也愈加丰盛。

为使烙画作品审美承载更宽广,郝友友还时常深刻陕西、山东、河南等地写生采风,从浓郁的生涯气味里提炼素材进行创作,乡间、田野、草垛等气象都是他的灵感源泉。“中公民间的风土味很可贵,那些乡间的石磨、灰瓦不知何时就会被钢筋水泥所替代。”他说,他想用木板留下这些,让后代懂得中国乡村的真实风貌。

从无人问津到遍地开花,40余年间,郝友友始终对烙画坚持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力。当下,郝友友正潜心创作山水作品集。他说,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不断摸索,多出好作品,目标很简略,让非物资文化遗产烙画艺术能代代相传。(完)